海康威视断供背后:中兴被制裁时已提前备货,80%芯片靠华为[图]

2019-10-11来源:admin围观:87次

华为之后,曾被美国政客称为“华为表兄弟”的海康威视也现身“实体清单”。

当地时间10月7日,美国联邦政府宣布,将28家中国企业加入实体管制清单,禁止上述企业购买美国产品,这28家公司中包括海康威视、大华科技、科大讯飞、商汤科技等。7日,中国商务部对此表示不满与反对,表示将敦促美方将相关实体移出清单。

10月9日下午,海康威视公司高级副总裁、董事会秘书黄方红在电话会议上表示,该事件短期可能会对公司业绩造成一些波动。公司已全面开展美国原器件的替代工作,如果有需要我们将自己设计芯片,进一步加大研发投入。但长期影响有限,海康可以用其他方案代替美国供应链。

但海康方面也同时表示,虽然公司目前对国内供应商给予更多倾斜,但与国内供应商仍需磨合。“曾有供应商送了 18 次样品,前后用了一年多时间磨合。产品质量的稳定性、功耗、干扰等问题,都要一个个解决。”

9日晚间,海康威视发布复牌公告。海康威视方面表示,被列入清单并不意味着美国市场关上大门,海康将继续开拓美国市场,向美国出口。而据2018年年报,海康威视境外营收占公司总营收28.4%,美国与加拿大市场业务占海外业务的20%。

中兴被制裁时已提前备货

根据年报,海康威视2001年成立,2010年上市深交所,市值3018亿元。业务主要有传统安防、AI云计算两部分。根据IHS报告,海康连续7年位列视频监控行业全球第一,全球视频监控市场份额约22.6%。2019年一季度,海康营收99.4亿元,约有茅台的一半,净利润则为15.4亿元。

对于这家安防行业的明星企业来说,“拉黑”意味着美国供应商的断供。

虽然上榜次日,公司便宣布停牌,但海康方面表示,早在去年5月,中兴华为先后被制裁时,公司就已心有戚戚,着手备货。此后原材料存货增长约 90%,库存商品增长约30%。

囤货之外,海康也比以往更亲近国内供应商,甚至是华为等存在业务竞争的供应商。例如芯片选择上,海康早期青睐飞利浦、德州仪器等国外厂商,但此后进口比例持续下降。据财新称,目前海康80%的芯片已由华为海思等国内厂商供应。

华为与“小华为”,相爱相杀

在国内,由于都以硬件业务、企业级业务起家,海康威视被不少人称作“小华为”。

其实,海康威视与华为的关系由来已久。在安防领域,海康是华为海思的最大客户,华为海思是海康的最大供应商,二者合作不断,关系匪浅。

2004年,华为以集成电路设计中心为前身,成立海思半导体有限公司,主要经营电子产品和通信信息产品的半导体。2012年起 ,海思逐渐替代海外厂商的编解码芯片,由于过程循序渐进,并未引发太多关注。

今年5月,华为被列入实体清单后,海思总裁发文称:多年前,公司曾预计有一天,所有美国的芯片和技术不可获得,并在此假设下,打造芯片“备胎”,如今,所有备胎将一夜转正。而截至目前,华为海思芯片在安防市场约占80%的份额。

从突遭美国制裁的角度看,华为海思无疑帮了海康一把。

不过另一方面,随着华为向下做安防,海康向上做AI与云计算,原本亲密的伙伴业务范围逐渐重合。据财新称,华为从海康挖人力度不小,一名智能摄像机首席架构师,月薪开10万元以上,而海康总裁胡扬忠一年税前报酬,也不过309万元。

面对华为的入局,海康威视表示,安防行业相对碎片化,边际成本无法大幅降低,因此华为大概率会放弃安防行业,与华为海思的合作也并不存在危机。

“华为海思本身不做安防,它是我们很好的供应商,彼此也很理解对方的需求。”海康公司董秘曾说,“华为是做大生意的公司,碎片化的市场不适合华为,捡豆子、捡芝麻的生意不适合华为。”

自研芯片,研发投入为净利润两倍

不过,这边说着“合作无间”,那边,海康也在寻找海思之外的备胎,以及自研芯片。

富瀚微是安防领域另一重要芯片供应商,也是海康威视的关联方,公司2004年成立,2017年登陆A股。

根据天眼查信息,富瀚微董事龚虹嘉系海康副董事长、第二大股东。富瀚微第三大股东陈春梅,是龚的妻子。此外,根据富瀚微2019年半年报,报告期内,富瀚微与海康威视关联交易金额约1.38亿,占富瀚微同类交易金额比例的66%。因此在多个股吧中,许多股民也将海康威视的发展,视作富瀚微的利好。

年报还显示,2019年上半年,富瀚微营收2.19亿元,净利润3701万元。报告期内,公司研发投入7982万元,同比增长42.65%,是净利润的两倍。自研芯片成本之高,以及富瀚微投入的决心,可见一斑。

芯片方面,有海思与富瀚微“兜底”,海康威视曾在多个场合强调,美国供应商断供影响甚微。